冰上的奶茶

维勇 《我可以画你的裸体吗?》 (二)

传送门:(一)

 

美术系教授维X芭蕾系学生勇


私设尤里是勇利同年生


感谢喜欢~

——————————

明亮的舞蹈室中。维克托出神的用铅笔点着画纸。在他视线的方向,勇利正用手撑住凳子双腿在空中交叠后轻盈落地。

 

跳舞之前明明一副平和的样子,跳舞时却化身古典美人,行云流水的动作,干净利落踮起的脚尖,蝴蝶一样轻盈落地的动作,简直就像在用身体演奏音乐般美丽。

 

啊,好想再看看他黑色练功服下的身体。维克托的想象中,一只手(笔)正顺着勇利优美的背部曲线往下,轻柔的抚过腰窝,然后猛地抓住那两瓣……

 

做完连续挥鞭转的勇利莫名打了个冷颤。

 

——————————

 “哈???你又脱光衣服给他画了?!!!!!!!”


午休时间,一声呐喊极具穿透力的穿过食堂。

 

“那个,尤里奥,大家都在看我们……TwT” 勇利努力试图把脸埋在碗后,“还有并没有脱,只是让维克托教授画了练习场景而已……”

 

说是这么说,练习时从维克托方向投来的视线总能让自己产生被扒光的错觉。回想起来,勇利条件反射般偷偷抱住了自己的双肩。

 

“话说尤里奥,你为什么对维克托反应那么大?美术系的同学难道不都是很憧憬他吗?”

 

高大的金发青年别扭的扭过头,小声嘟囔着什么。

 

“你说什么?”

 

“我说维克托是我的导师!”

 

“真的?!”勇利镜片后的双眼吃惊的睁大,“这种事情要早点说啊!”明明是同年,却已考入研究生还师从维克托门下,“尤里奥真的好厉害。”

 

“那、那是当然的。我……”

 

“可惜尤里奥太爱害羞了。勇利,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端着托盘笑容满面的维克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餐桌旁,不顾尤里“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还有谁准你这么叫我了”的抗议自顾自坐下。

 

“听我说,每次有裸模出现在课堂上,尤里奥就整个人死机完全画不了画呢。”

 

“才、才没有,我的话,只要拼命努力还是能画……”

 

“舌头打结了哦,尤里。”笑眯眯的维克托。

 

“闭嘴,性骚扰大叔!”

 

“好过分啊,我只是在欣赏美而已。”

 

“骗谁啊!你看猪排饭时眼睛里都冒出绿色的光了!猪排饭!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花言巧语!”

 

——————————

教学楼外面的回廊里,尤里奥因为有课匆匆离开后,只剩下两人沉默的走着。

 

 “我之前其实一直都在烦恼。”维克托突然开口,严肃认真的表情让他更有魅力了。“想要表达在画中的东西太过复杂,我一度产生了迷茫,我渐渐开始不满意自己的生活……但是看到勇利时,我突然明白现在的自己只是单纯想享受画画而已,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勇利身上有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他转过来,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着坚定的光芒。“我想把勇利独一无二的美丽永远留在画布上。”

 

尤里奥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回荡着,“不要相信他的花言巧语!”

 

可是只要看向他……勇利觉得任何人都无法拒绝那双眼睛。

他想要告诉他,自己有多么喜欢那些画,那些描绘着彼得堡的冬天、喀山的夏天、积满雪的红场的场面,正是这些精妙绝伦的景象把他带到了俄罗斯……

 

“至少……请至少让我穿着内裤。”黑发青年声如细丝。

 

————————

周六清晨, 维克托的公寓。

 

“那我们今天就从简单的姿势开始。”维克托一边振奋的摆弄着画具一边喋喋不休,勇利不由深深怀疑那个深沉的维克托是不是他的错觉。

 

“——那晚的勇利真的好热情,什么姿势都愿意任我摆弄……”

 

“啊啊啊啊请不要再说了!”还有我那晚到底做了什么奇怪的姿势啊真让人在意!

 

害羞的黑发青年索性闭上眼睛,视死如归般脱下最后的衣物(这个过程中维克托享受的观看着),然后让自己陷进一大堆柔软的白色床单中,晨光透过半开的窗帘笼罩在亚洲人白皙的肌肤上。

 

“勇利,把膝盖并拢,抱住腿,侧坐,对。就是这样。啊啊勇利的腿部曲线从侧面看更美了。”

 

听话的听从指示的勇利把头轻轻靠向膝盖,脸颊微红。


今天是和eros完全相反的纯洁。

 

“勇利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维克托仿佛听到了自己越来越大的心跳声,那种全身血液沸腾般的感觉又回来了,他用铅笔熟练测量着距离,并没有发现爱犬正晃着尾巴缓慢靠近自己的模特。

 

“呜哇!贵宾犬?”

 

马卡钦突然扑到勇利身上,撒娇般把头埋在勇利胸口,贵宾犬柔软的毛发在光裸的大腿内侧磨蹭的感觉让赤裸的黑发青年忍不住轻笑出声。一人一狗迅速玩儿在了一起。

 

“啊……好痒啊,等下……那里不能……呜嗯——”

 

维克托顿时下笔如有神。

 

——————————

 

 

Eros万岁——By 妙手丹青维克托


评论(22)

热度(344)